不容我不做更大的梦(第510期)

不容我不做更大的梦(第510期)

2021年11月25日 19:47:10 作者:星辰 来源:星光美文网
吃完晚饭,念俄文,到外面去走了走,回家仍然念俄文。 自己一转眼在德国住了五年,到现在功不成名不就,身体坏

发布时间:2021年11月25日 19:47:10

作者:星辰

来源:星光美文网

季羡林留德日记 | 不容我不做更大的梦(第510期)

2021-11-19 06:00 来源: 一更美文

原标题:季羡林留德日记 | 不容我不做更大的梦(第510期)

一九三四到一九四六

一条走了十二年的风雨天涯路

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

从海外游子到归国教授

于季羡林而言恍如大梦一觉

而满纸“荒唐”“辛酸”之言

又更与何人说呢

1940年10月19日

早晨七点半起来,天晴。

吃过早点,到中文研究所去。升好炉子,九点上中文,十一点下课。念俄文生字。

十二点到Junkernschänke(容克饭店)去吃饭,吃完到梵文研究所去。念Atharvaveda(《阿闼婆吠陀》),念俄文。

三点半出来到Central(中心)去看电影:Theo Lingen(西奥·林根)主演的Was Wird hier gespielt?(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》)

六点回家,房东旅行已回来。

吃完晚饭,念俄文,到外面去走了走,回家仍然念俄文。

10月20日

星期日早晨八点起来,外面大雾。

吃过早点念□□□。十一点半到席勒草坪去散步。雾还没退下去,但阳光已隐约射透,地上满是落叶,走上去悉索地直响。去年这时,我也曾在这样一个早晨来这儿散步,那时想到龙,龙还在柏林,现在又想到他,他已在几万里外的故国了,我感到无名的寂寞。 自己一转眼在德国住了五年,到现在功不成名不就,身体坏了,心情也坏了,环境更坏,向前看,更是渺茫,无论国、家、自己都毫无着落,同时又想到人生的短促,何苦自己找罪受?我非离开这里不行,但又舍不得。明知道在这里还会有更大的罪受,但一离开,自己的学术生活就很少希望,仍然希望能住下去。我对学术固然已经就有了兴趣,但受Prof. Waldschmidt(瓦尔德施密特教授)和Prof. Sieg(西克教授)的鼓励似乎更大一点。 Waldschmidt以前替我写证明书时,说我将来一定成为很好的梵文学家。Sieg对我的期望似乎更大更切。Braun太太屡次对我说,Sieg对她称赞我对梵文的造就,说我的前途未可限量,我的论文他也给了最好的分数。在这两重期望下,不容我不努力,不做更大的梦。我明知道因了别人的称赞而努力是有点孩子气的勾当,但人类究竟是弱的,有几个能抵挡得住外面来的毁誉呢?我现在已决意干上去,只要环境允许我。我绝不能负了这两位先生!

十二点回家,吃过面包,睡了一觉。起来念□□□,看俄文报。

吃过晚饭,念《梵文文法》。 最近眼睛看东西看不清,只要看五分钟的书,就痛,真不知道该怎样好。

10月21日

早晨七点半起来。吃过早点,到梵文研究所去。雾非常大,对面不见人。

看Roeder笔记,看Geiger《巴利文法》,十二点吃过面包,胖子去。谈到一点多才走。

念□□□,看俄文报,念Atharvaveda,念Appayyadīkṣita。

五点上Prof. Braun(布劳恩教授)的课,六点多下课立刻赶回家来。

吃过晚饭,又跑回梵文研究所上Von Grimm(冯·格林)的课,十点下课回家。

10月22日

早晨七点半起来,今天没有雾了,但天却阴起来。吃过早点,到学生会去要了一份请Humboldt奖金的表格,就到梵文研究所去。念Atharvaveda。

十二点到Junkernschänke去吃饭。吃完回到研究所,念Atharvaveda。

三点上Prof. Sieg的课。四点下课,念Appayyadīkṣita。

五点多回家,外面非常冷。

吃过晚饭,陡然想到母亲,伏在桌子上大哭一场。念Appayyadīkṣita,念俄文。

点击获取

上期留德日记

未完待续,敬请期待!

图片: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名篇|学术|独家|思想|读书会

季羡林国学讲堂

新浪微博:@季羡林国学讲堂

上一篇:奔跑吧兄弟第八季免费观看天天影院

下一篇:懒人游北海旅游日记


HOT NEWS
最新文章